adc影院无限次播放嗨到翻

“妲己,你不该用她的影子。”

肖遥淡淡的道,接着直接把手中的相思向上一抛,相思如同利箭一般直冲际,把众人头顶的乌云直接一枪冲散,金色的阳光重新降临大地,大雨也在同一时间停止。

阳光洒下,温度也缓缓的升高,玉藻前躺在地上直面阳光的照射。

“妾身已经很多年没有沐浴在阳光下了,暖暖的真是舒服。”

玉藻前抬手伸向空中的太阳,手指遮住了阳光,只有些许光亮从指缝中渗透。

玉藻前上身染红了大半,就像一朵盛开的红玫瑰,虽然眼射出得光芒直接燃烧了她心脉的血液,但并不是身所有的血液。

“记得上次妾身如此狼狈还是在摘星楼上,姜子牙和姬发那个子带着数万西岐军来抓妾身。

就算是千年前那些卑鄙的阴阳师也没能让妾身如此狼狈,没想到今妾身再一次经历了这狼狈的一幕,呵呵~真是可笑!”

玉藻前感受着温暖的阳光,脸上带着难得的柔情和纯真。

“妲己,我知今日复活非你本意,不如就此放手吧,如今的世界已经不适合你了,你虽然是妖王,但是如今的世界早已容不下你了,你的出现只能让阴阳师和妖怪再一次发生大战,千年的契约也因此而撕毁,你看看周围,阴阳师和妖怪已经两败俱伤,这是你愿意看到的吗?”

肖遥神情依旧冷漠,眼的作用下肖遥的情感已经变得很了,原本肖遥还叫一声娘娘的,而现在直接叫出了名字。

“你怎知妾身不是自己想要复活?如果妾身不在乎这些饶死活呢?要知道那些阴阳师可是曾经封印妾身的罪魁祸首,妾身难道不该恨他们吗?不该让他们死吗?”

外国女神红衣张扬美艳

玉藻前放下手,任由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

“那你恨姜子牙吗?”

肖遥问道。

“姜子牙……”

妲己脸上露出一抹苦涩,而这苦涩中还有着难以察觉的柔情。

“姜子牙,为什么你总是和妾身作对!”

一身华服的妲己站在河边,身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正坐在竹凳上钓鱼。

“非是我和你作对,只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你是妖,我是人,人妖殊途你我终究抵抗不过命。”

“呵呵,命?何为命?在哪?!”

妲己大声仰吼道。

“罢手吧,不要再参与封神中来了,也不要再管商周之间的战争了。”

姜子牙一提手里的鱼竿,一条鲜活的鲤鱼从水中一跃而出,口中叼着一截鱼线。

“唉!这又是何必呢。”

姜子牙叹息一声,把鱼儿重新扔回了河里。

“姜子牙,我们走吧,走的远远的,不在过问这世间的一切,不在管什么封神大战,我们找个地方隐居起来,从此以后不在踏入世俗,好吗?”

妲己俯下身子,长发垂到姜子牙的脸上,一阵幽香钻入他的鼻子。

看着妲己带着希望的脸,姜子牙很想答应她,但是他沉默了,他背负的实在太多,下山前,他的师尊叮嘱他封神一事事关机,不可出半点错漏,他一直相信命难违,封神之事交给了他,那么他的命便是完成封神。

“命难……”

“命难违是吗?”妲己站直身子:“我就知道你会这么,命?呵呵,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我就要和这命斗上一斗,看看是谁厉害!”

妲己完便转身离去,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转身道:“如果我破了你的命,那你就要和我隐居世外,从此不问世事。”

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遥远的思绪被肖遥的一句话再一次勾起。

“妾身恨姜子牙吗?妾身恨他么?”玉藻前躺在地上,眼泪不知何时从眼角滑落,他的脑海中再一次出现了那个道骨仙风的身影,那个为了她甘愿放弃神位的人。

“妾身应该恨你啊!妾身恨你为何要用神位来换取妾身的神魂!妾身恨你为何离妾身而去!妾身……妾身……很想你……”

眼泪不停的从她脸颊滑落,姜子牙的身影不断出现在她的眼前,这段被深深埋在心底最柔软之处的记忆再一次被开启。

“你和他很像,一样这么无情。当初若不是杨戬,妾身也不会输的这么彻底,当初若不是杨戬,妾身本该和他一同隐居,过着悠闲自在的生活,当初若不是杨戬……妾身……也不会还活着。”

玉藻前一笑,梨花带雨的脸上绽放出一朵美丽的花。

“你和他真的很像,但妾身希望你不要走他的路,杨戬当初也是身不由己,这一点妾身知晓,他能够暗中相助姜子牙与妾身,妾身感激不尽,妾身只希望你不要和他一样,被世俗所束缚,被这所谓的道所束缚,杨戬是个失败的人,妾身希望你不是,不要像他和姜子牙一样,最终被道玩弄。”

玉藻前认真的看着肖遥,当初杨戬为了成她和姜子牙曾经不惜以自身的部修为为代价与道抗衡,可惜最终被道封印修为,被发配到了灌江口受一世折磨,最终他和姜子牙合力才保了妲己的魂魄。

斩台上,杨戬看似被妲己迷惑,实则眼之下一切虚妄皆是浮云,妲己迷惑不了他,可杨戬还是中招了,因为杨戬知道,自己要是下手,那么妲己便会魂飞魄散,所以他选择了被迷惑,只有姜子牙亲自动手才能保妲己的神魂不灭,这是和道交易的条件。

以杨戬的一世折磨和姜子牙的神位以及仙根为代价,换取了妲己神魂不灭,但前提是斩妲己,必须由姜子牙亲自动手。

事后,姜子牙放弃了神位远走他乡,最后生死不知,甚至音讯无,而杨戬则被打入灌江口底受鱼虾噬咬。

“好了,妾身已经累了,你得没错,如今这个下早已经容不下妾身,而没有了姜子牙的下,妾身也不想久留,不如让妾身重新被封印起来。”

玉藻前淡淡的道。

肖遥没有话,只是点点头,接着缓缓的抽出了草薙剑。

尹阙和沈郢也恢复了行动力,两人来到肖遥身边,同属拿出了八咫镜和版本琼曲玉。

紫色的光芒亮起,玉藻前缓缓闭上了双眼,魂魄被从肉身中分离出来,而她并没有抵抗,任由魂魄和肉身分开,这时,肖遥手起刀落,魂魄和肉身之间的联系被草薙剑斩断。

接着八咫镜中突然出现道道金色的符咒,这些符咒在空中绕了一圈,接着尽数飞到了玉藻前的肉身上,三息间,她的肉身便贴满了符咒,如同之前一般。

而她的魂魄在紫光的照射下见见的缩,最终形成一个赤红色的石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