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大全丝瓜视频教程

.630shu.co,最快更新至尊武魂最新章节!

林凡凝神戒备且一心二用,需要防御九齿噬神兽的袭杀,还要弄清四大神兽的根本。

本来,他简单的认为这四大兽是如同战意生物般的东西,结果证明不是,否则的话,他们入阵至今,往少了说都已经毁掉两三千傀儡,但这四兽的威力根本就未曾减弱。

若真如战意生物,那么傀儡毁掉,四兽的实力当然也会削弱相应层次。

行进三十步,哪怕有林凡洞察秋毫,但依旧有一尊帝者被九齿噬神兽的尾巴洞穿了眉间,就此死掉了。

林凡瞳孔一缩!

只因,那倒在地上的帝君躯骸,竟然被泥层吞噬了去,这让他惊悚,眼中符文扫过战场,一股寒气升起。

进入阵势后,无论那一队都死去不少人,但此时,整个战场中,没有任何一具遗骸残存,都消失无踪了。

“大家注意,有死掉的同伴,需要为他收尸,最主要是不许他栽倒在地,我严重怀疑,之所以傀儡死去,但这四兽威力不减的原因就在于此。”林凡大吼,宇主等人都凝重,刹那惊醒!

太恶毒了,到底是谁人想出这种阵势来?

杀人不算,竟然是连尸骨都要成为阵道的养分,名副其实的挫骨扬灰。

“那只是怀疑而已。”

柔和的光线 清纯的女郎

鹰碎空不适时宜的冷笑。

“马德、给一根杠杆,能撬动三千界否?”

就连好脾气的王恨水都怒了,出言嘲讽。

鹰碎空眼神冷冽:“王兄,何意?”

王恨水冷冷道:“杠精,懂这个词的含义?”

鹰碎空的脸色陡然沉了下来。

哪怕是在激烈的厮杀中,林凡都快忍不住笑了,这王恨水话语太有意思了,且,觉得用杠精这个词语来形容鹰碎空,真的名副其实,太恰当。

虽只是怀疑,但宇主等人也郑重下来,不敢在小觑这个问题。

更是特意的分出修为高绝者,他们不需要参战,就需要捡尸。

的确起到了作用,当傀儡被毁掉的越发的多,又没有修者的遗骸补充时,四兽的威力相应的减弱了许多。

但林凡总感觉这阵势还有不同寻常处,至少他在崖壁栈道上看见,位于最中央的那些帝境的傀儡没有出手,或者换一句话来说,是直接消失不见。

只因,此时无论那一支队伍,都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曾见到的‘中心处’,结果面对的依旧是一群圣境层次的傀儡。

“砰。”

一声巨吼,宇主当先建功,他主掌的那个阵势被破掉,饕餮被杀死了,那个阵势中所有傀儡皆成灰!

“干得好!”

所有人心情都振奋,这是最好的消息,至少证明,这些恶兽也会死,也会消失。

“哈哈哈……”

宇主大笑:“杀得痛快。”

“父亲……我来助。”

“师尊,我来了。”

小武及小诺大吼,要横冲战场而过,相助林凡。

“不用刻意来援,一路横推而过,我还挡得住。”

林凡开口,此时,他指点身后诸帝的攻杀越发的得心应手,至少曾让鹰碎空难看无比的九齿噬神兽,在不能给他任何的危机了。

“快来助我。”

鹰碎空大吼,向小诺等求助,此时,他一脸吃了屎的模样。

最主要是,跟随他的人尽皆太低了,最高者不过是临帝之境,这让他束手束脚,忙碌非凡,顾此失彼。

特别是,每当他想到,自己现在之所以会这么的疲累,一个人东奔西跑王若救火队,源自于他只本身时,那种感觉甭提多腻歪。

其他人队伍实力均匀与平衡,由帝与圣构成,可以从容应对很多问题,但他不行,穷奇的每一次出招,他都需要竭尽力才行。

本来,他是在给林凡下套子呢,结果,自讨苦吃了。

“没听天吾父让吾等一路横推而来吗?等着,也只隔了一个阵势呢。”小诺冷冰冰,半点面子都不给。

这鹰碎空不止一次冒犯林凡,他早就杀机大动。

小武更是直接,对鹰碎空竖起中指,在鹰碎空眼中杀机冒动的刹那,他早就冲入王恨水的阵势中。

砰的一声,梼杌也被灭掉了,至少两千傀儡刹那成灰。

林凡心中陡然松了下来!

四兽已经灭掉其二,且四支队伍一直遵循他的话语,齐头并进,最恶劣的情况被堵绝,这是天大的好消息。

鹰碎空所处的阵势,当宇主等杀到时,当然也宣告被破,最后只剩下九齿噬神兽。

“累死本尊。”

鹰碎空竟然这般开口,

带着璀璨的笑意,在这里嘿嘿笑,就这般躺在虚空轻摇起来,像是在做摇椅。

“作甚?为何不赶往下一个战场?”

小武喝问。

鹰碎空眼神一眯,厉色一闪,但看见小武身后的宇主及王恨水后,眼中厉色消失:“不必劳动本尊,们这么多人,区区九齿噬神兽岂能难得住尔等?”

“区区?”小诺冲向林凡所在的阵势时冷笑:“那是谁无能为力,在哪里暴跳如雷却是无力回天?”

讥诮与嘲弄的笑声,从诸人口中升起,让鹰碎空脸色难看,像是要吃人。

宇主到了,王恨水到了,与林凡合在一处,三尊主宰级别的战力合在一处,共战威力已经被削弱到极致的九齿噬神兽,当然不会有列外,最后一个阵势被破。

所有傀儡都消失后,露出通往第四层黑压压的洞口来,而在他们与黑压压洞口间,一层厚厚的肉块堆积,皆黑漆漆,都是傀儡的尸块。

林凡伸伸懒腰,带着杀意,他抬头,看向鹰碎空:“来吧,一战。”

鹰碎空桀桀笑:“准备以多欺少?”

“杀而已,哪里用这么麻烦?”林凡讥诮,且腾空而起:“独战。”

他是真的被这鹰碎空气得不轻,若非是最初时种种条件制约,早就出手,根本不会等到现在。

“来吧。”鹰碎空脚踏虚空,道莲从他足迹下绽放。

“林凡……等等!”

陡然,宇主惊呼。

所有人刹那之间毛骨悚然,有惊天的杀机袭身,冰凉而刺骨。